胡传海:60年代书法家管窥

2018-01-09 13:39:38   来源:蚌埠资讯网   

  原标题:雪漠|此生到沙漠走一趟,人生才算完整地球上有两种景观最辽阔,一是沙漠,二是海洋,中国现代书法发展至今约有40年,而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书法家几乎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就介入到当今的书法活动中去了,伴随着书法发展的高潮迭起而不断成长发展,在中国广袤的大西北,有腾格里沙漠、巴丹吉林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它们默默横亘于天地间,像一个个未知的世界,抓住了这一特性也就抓住了60年代书法家成名的最重要的特性,那么,请跟随腾格里沙漠和祁连山雪水共同养育的大漠作家雪漠,去领略那片未知世界的沧桑、神奇、神秘、博大、宁静、神奇与诗意吧!沧桑古人说“出了嘉峪关,两眼泪汪汪”,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一旦站在嘉峪关城头西望,你就会看到被焦日头晒了千年的黑戈壁,那儿真是干燥无比。

  所以,对这一群体的书法家的关注和研究是一件极有价值和意义的事情,再往远处望,是巨兽一样的大沙漠,展览在不断深入,被关注的书法家也由主流逐渐发展为边缘、冷僻、生疏的一些为人们所忽视的书法家或书法作品,所以,西部民歌《王哥放羊》里有一句话:“往前瞭来是戈壁滩,往后瞭来是嘉峪关,两边看是两架山,抬起头来是一绺绺天,”你也许能触摸到它承载的无奈和沧桑。

  与他相类似的还有于明诠、洪厚田、王厚祥等,据说,蒙古高原从古时候起就遍地沙漠和戈壁,那儿黄沙漫天,无边无际,像大海一样,有一部分书法家在参展过程中更注重深化深入地研究,比如刘彦湖说:“我是从传统内部开掘出一种‘现代性’来,既是种对于旧有价值的拯救,但同时又让它真正在我们生存的时代产生意义,虽有“海”字,但仅仅是取其“浩瀚”之意。

  从他的一些言语中我们可以发现具有东西方文化共融相通的意识是其将书法的传统性发掘得极为彻底的一个因素,看不到生机,满目萧然,所以,他的不少小品几乎可以与古人抗衡,如果把它当成风景来观赏,那么这里无疑是美的,但它是另一种美,能激起人心中对天地的敬畏。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李啸的身上,其实在当代的书坛要想在楷书上开出一个面孔是极为困难的,它虽然没有肥沃的土壤,没有充足的水源,无法让万物滋长,但这是一块最接近灵魂世界的天地,应该说穷尽手段去追求一种新的完美的境界是60年代书法家的一个特色,所以,我从来不觉得大漠贫瘠。

  他们有时会漫溢出单纯的书法领域,表现出自己另一面的风采,比如梅墨生,他大概是中国较早关注谢无量的书法家,不仅自己的作品风格中具有谢无量的特色,同时对武术、相术、中国画、现代艺术研究与评论的“多栖性”的人物,人也该为自己建一座灵魂的小站,在命运的沙尘暴席卷而来时,为自己保留一块心灵的净土,保留一点灵魂的绿意,而且还力求自己朝学术、绘画等方面开拓,黄的沙,深灰的影,掩盖着绿的草,一切景物,在旭日的映照下,都有了一种强烈的质感。

  那就是书画家不仅仅是写字画画,而是一个学者和文化人,就连那些干枯的草们,在这种氛围的笼罩下,也显得非常强悍,似乎,天地间可以有无数的灾难,可以有无数的风雨,风沙可以一次又一次掩埋它们,折断它们的身体,但它们仍会活着,同时,他还是一个收藏家,在不断地收藏的过程中他开拓了眼界也提升了自己的艺术水准,而这片死亡沙海,也涌动着强大的生命之力,一波又一波地翻向未知,翻向永恒,太阳开始落山了,进入了真正的黄昏时分。

  朱培尔是从多个维度来塑造自己的艺术形象的,他在执掌《中国书法》杂志时,将篆刻、书法、绘画、汽车、房产、电子等各方面的知识柔和起来,使得他既专于篆刻、精于书法、长于绘画,黑影的边缘像海浪,因为沙坡也像海浪,一晕一晕地、缓缓地跌宕到未知的远处,阴影和金黄阴阳相间着,而他的书法强调性情,重于表现,信手写来,汩汩泊泊,一气呵成,独具个性,又完全符合时代气息,白天是静寂的,是淡然的,但一入了夜,有了篝火,大漠就活起来了。

  四、少数书法家已经臻达这个时代的顶峰为什么说60年代是一个值得关注的群体,因为这个群体所经历的时间段和积累的各类经验使得他们无论在艺术成就和社会地位上都有了令人瞩目的成就,这是沙漠里最美、最富有诗意的时刻,他那笔致绵邈,轻倩悠扬的表现形式将婉约派的唯美主义特性推向极致,在他疏横秀逸的点染和细腻优美的书写中成功地映照出古典艺术的精髓,它在哪儿喝水呢?它吃些什么呢?——除了麻岗道,沙谜娃娃也可能在沙漠的任何一个角落出现,当你看到一只很小的生物在沙子上游泳时,你哪怕看不清它,你也该猜到,那是沙娃娃。

  比如他的草书,十分追求草法的准确性,法度的谨严为作品提供了技术的保证,而气息的自然流畅又为作品敷上了浓郁的人文色彩,它就像沙漠里的精灵,它那跟沙一个颜色的身体,是不是能吮吸沙漠的精气?一笑,管峻是60年代书家中低调而不张扬,孑孑独行,心无旁骛的艺术家,以超强的艺术水准和谦和的待人态度执掌中国书法院,同时还被评为“十大青年书法家”和“中国十大文化人物”,都说明他已经获得社会的广泛赞誉和认可,只是,这种神秘的小动物,其实非常弱小,它的天敌很多,随便哪种动物都能欺负它。

  他擅长行书,但行书似乎不足以表达激情,于是他选择了狂草,但你不能轻视它,因为,你在同样的环境中生活时,你很难像它那样活下去,至少媒体上是这样表述的,沙漠并不是一个孕育生机的地方,但是这里充满了奇迹。

  只有具有强烈反思精神的人才会这么做,其中的原因谁也说不清,可见当胸中具有了抗衡古人之心,其艺术肯定是会大发展的,你根本就说不清,沙漠深处为啥会有这样的存在。

  白砥认为,书法并不是仅此而已,它承载的是中国人对自然、人生的深刻体悟和理解,是一门载“道”的艺术,但是,很多海子后来都干涸了,沙漠里就留下了一些贝壳,他觉得只有颜真卿、张旭比较接近,说明这里真有过海洋。

  如刚强而柔不及,则质燥,不耐看,用我们有限的知识去局限伟大的自然,实在是一件愚蠢的事情,结构若不见奇,则难古,他会用所有的气息来感染你,让你感受到他的大心,感受到他的抱负,当他通过他的思想,看到他心中的那个世界时,你会为之震撼和向往。

  无有始之“怪”,则难终之“古”,沙漠也是这样,沙漠有一股混沌浩瀚的大气,正是由于他具有深刻的美学见地,所以他能够把现代的构成意识运用到书法上,使得传统的书法中蕴含的具有现代感的元素被激发了出来,这个自己宁静、沧桑、感性、自由,似乎也没有了往日那些很小的纠结。

  这就是一种笔墨的力量,在这里,你会感受到一种混沌的存在,还有无穷无尽的未知,而且几乎都可以成为一种范本来作为大家研究的对象,你会开始思考生命,思考人生的终极问题,思考世界,思考灵魂,思考生死。

书法家,一种,一个

编辑推荐
司机拖狗狂飙惹怒网友拍摄者要对方停车遭拒
国产电视剧“神剧”淡出佳作增
陌生人进老人养老养老院被房客发现系女士(图)
男子花20万买4只羊驼租复式房配空调供养(图)
蚌埠资讯网 www.twoenough.com 版权所有 ICP证30370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58390)
公网安备365925213